「弦可道」,弓弦之道,追求的是:习琴始于指而养于心,练功始于腕而聚于神。优劣不是重点。逐高下者,术也。
网站首页

扫一扫
关注弦可道微信平台
官方淘宝店

品琴论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琴阁 >> 品琴论道

《新赛马》的创作历程与时代情怀

《新赛马》的创作背景

   《赛马》是黄海怀1959年创作的一首二胡独奏作品,1960年定稿。1962年3月湖北艺术学院赴广州参加首届“羊城花会”,黄海怀的二胡独奏《赛马》轰动羊城。后于1964年第四届“上海之春”二胡独奏比赛中获三等奖及优秀新作品演奏奖,并被收录入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二胡曲十首——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新作品选集》。乐曲通过描绘奔腾驰骋的骏马、骏马的嘶鸣、气宇轩昂的赛马手,把草原的辽阔壮美和蒙古族人民节日赛马的热烈场面表现得淋漓尽致。旋律粗犷奔放、强弱分明,惟妙惟肖的展现了一幅生动热烈的赛马场面。


《新赛马》的创作历程与时代情怀

    《赛马》自黄海怀创作、诞生之日起,就使二胡这个乐器成为了一个广为人知并广为流传的乐器,这首作品也使二胡家喻户晓、深入人心。其实我们现在听到各类版本的《赛马》,都不是黄海怀创作的原版,它经历了许许多多演奏家的不断变化与革新,从原始《赛马》的快—慢—快结构,到后来相对单一的快结构,到后来慢板主旋律的变化,再到后来加入了抛弓及跳弓......《赛马》在不同的时代里,以演奏家各自不同的呈现形式及手段,不断改变并适应着不同的时代节奏。

    1996年,陈耀星、陈军将《赛马》通过对作品本身的理解,加之京九铁路诞生的时代背景,为《赛马》的后半部分融入了大量的华彩与技巧,使得《赛马》在1996年后,从一匹奔驰的骏马,变成了一个如同提速列车般飞驰的铁马,这也是适应时代变化所产生出对乐曲的不同理解。

《新赛马》的创作历程与时代情怀

    199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歌舞晚会,陈耀星、陈军父子联手,将一曲《新赛马》献给京九铁路辛苦工作的建设者们。两位演奏家的手迅速在琴上穿梭、跃动,让现场观众叹为观止、目不暇接!

 

《新赛马》奏响世界各地

      陈军带着经典作品《新赛马》,走访了世界各地的音乐殿堂——英国阿尔伯特音乐厅、特拉法加广场,美国林肯艺术中心,克里姆林宫大剧院,雅典娜音乐厅等地,每次演出后全场观众都会起立致以热烈的掌声,并惊叹于二胡的神奇与陈军对作品淋漓尽致的演绎。

《新赛马》的创作历程与时代情怀

 

《新赛马》出访迪拜 “一鸣惊醒”赛马会

      陈军应迪拜酋长邀请,与三百余名精英参加赛马会,并演奏了一曲《新赛马》,征服了全场所有人,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惊艳全场的演出结束后,迪拜酋长亲自走到台前,收藏了弦可道限量版二胡。

《新赛马》的创作历程与时代情怀



 

交响乐版《新赛马》 气势磅礴

    2015年1月1日国家大剧院新年音乐会上,陈军与国家大剧院交响乐团合作,演奏了交响乐版的《新赛马》。与民乐版相比,交响乐伴奏更加凸显了二胡独特的音色与调性,气势更加恢弘。用直观的感受来说,如果说民乐版《新赛马》是原汁原味,交响乐版则是大气磅礴。

《新赛马》的创作历程与时代情怀

       《赛马》这首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黄海怀先生给予了它无限的可能性,因此,每个时期都有非常优秀的演奏家对它进行适应时代的调整。今天我们听到的《新赛马》,再过10年、20年、50年,定将成为《赛马》在我们这个时代的烙印与记忆,相信在50年后,人们再次演奏《赛马》时,聆听到的将是那个时代独有的特性被注入在这个作品中。由于这个作品的无限伸张力,定将有无限可能不断融入更多新的内涵。

上一篇文章: 供一曲梵音,颂一段心经
下一篇文章: 话题:论二胡的时代性发展
返回上一页
官方微信号:xiankedao
扫一扫关注弦可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